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王者荣耀孙尚香性感

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拳拳寸草心 濃濃報國情 記“菌草之父”林占熺

來源:新華社作者:顧錢江 林超編輯:趙文莉發布時間:2019-10-23 查看數0

福建農林大學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林占熺習慣性地掏出手機,看了看備忘錄,上面寫著“今天距打贏脫貧攻堅戰還有436天,距建黨100周年還有618天”。

“時間很緊迫,備忘錄里定下倒計時,為的是提醒自己加油干。”林占熺說,他心中有兩個重要時間節點:希望菌草產業幫助深度貧困地區脫貧,為2020年全國扶貧攻堅戰取得最后勝利獻禮;希望用菌草在黃河沿岸建起千里生態屏障,為2021年黨的百年華誕獻禮。

在一般人眼里,草是平凡甚至渺小的,但林占熺發明的菌草技術,使得草不僅可以養菇致富,治理風沙,還可以用來發電造紙。不僅如此,菌草還成為全球反貧困的“奇兵”,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帶去可持續發展的希望。77歲的林占熺至今活躍在一線,風塵仆仆地到沙漠荒灘、黃河沿岸、非洲大陸等地推廣菌草。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圖文互動)(1)拳拳寸草心 濃濃報國情——記“菌草之父”林占熺

福建農林大學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林占熺在福建三明市將樂縣的菌草靈芝示范基地查看村民利用菌草種植培育的靈芝(6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國家扶貧,匹夫有責”,這是林占熺現在的口頭禪,也是他發明和推廣菌草30多年執著生涯的縮影。上世紀80年代,福建農民大量消耗木材生產香菇、木耳等食用菌,“菌林矛盾”日益突出,林占熺憂心忡忡,開始嘗試用草來代替木頭養菇。林占熺用簡陋的設備埋頭苦干,在1986年終于成功地發明了菌草技術,后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大獎。

如今,林占熺已篩選、培育菌草45種,適宜用菌草栽培的食藥用菌種類55種。菌草技術也從最早的“以草代木”養菌,拓展到菌草生態治理、菌草菌物飼料、生物質能源與新材料開發等領域。

“菌草已成為一門草學與微生物學的新交叉學科。”林占熺感慨地說,“草是人類生存發展重要的原料,菌草目前主要用于農業,今后它更重要的應用是在工業上。”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圖文互動)(3)拳拳寸草心 濃濃報國情——記“菌草之父”林占熺

一位工作人員在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一處沙灘的菌草林中介紹用菌草技術治理風沙的情況(7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20世紀90年代后期,福建對口幫扶寧夏脫貧,這也是中國東西部省份扶貧協作的開端。林占熺帶著菌草到寧夏幫助農民種菇致富。從那時起,菌草技術被推廣至全國31個省份500多個縣區,成千上萬農民增加了收入,林占熺也先后獲得“全國扶貧狀元”“全國脫貧攻堅貢獻獎”。

1996年,林占熺團隊又遠赴太平洋島國巴布亞新幾內亞,在東高地省推廣菌草技術。當地大部分地區還處于刀耕火種的原始部落階段,困難重重,甚至有生命危險,但林占熺帶領的中國菌草推廣團隊沒有退卻,他們因陋就簡,因地制宜,使菌草落地生根。

“我們很快利用當地野生菌草栽培出了各種食用菌,宣告成功的時候,當地開了五千多人參加的慶祝大會,升起五星紅旗,奏響了義勇軍進行曲。”林占熺自豪地說。

從此,巴新人民將菌草稱作“中國草”或“林草”,以表達對林占熺團隊的感激之情。被稱為“巴新菌草第一人”的布萊恩·瓦義說,“菌草迷”們有的自己改名叫菌草,有的用菌草給兒女命名,以寄托對生活的美好憧憬。他兒子的全名就叫“菌草·瓦義”。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圖文互動)(5)拳拳寸草心 濃濃報國情——記“菌草之父”林占熺

福建農林大學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林占熺(前中)在福建三明市泰寧縣大田鄉壘際村向外國客人介紹菌草的種植情況(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中非、盧旺達……林占熺團隊已將菌草技術推廣至106個國家,菌草成了很多發展中國家的民生工程、扶貧工程、生態工程。菌草中心舉辦了202期國際培訓班,幫助100多個國家的7800多名學員掌握了這項中國技術。

第73屆聯合國大會主席瑪麗亞·費爾南達·埃斯皮諾薩說,菌草在世界各地對那些最可能落在后面的人——農民、婦女、兒童和殘疾人的生活改善產生了影響,“它絕不是無緣無故被稱為‘神奇之草’”。

菌草幫助世界上的許多人找到了致富的門路,林占熺自己卻沒有用它去賺大錢。

“如果走個人發財的路,自己成了億萬富翁也不算什么,我覺得用技術幫助老百姓擺脫貧困,才是生命最大的價值。”林占熺說。在福建農林大學的國家菌草技術中心,一塊大理石上鐫刻著“發展菌草業,造福全人類”。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圖文互動)(2)拳拳寸草心 濃濃報國情——記“菌草之父”林占熺

這是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一處沙灘上栽種的用于防風固沙的菌草(7月25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古稀之年的林占熺壯心不已,他發起了新的挑戰——生態治沙。在氣候惡劣的烏蘭布和沙漠,他們種下的菌草在7次“死而復生”之后,終于制服了流沙,沙漠“長”出了綠洲。林占熺激動地說:“這么惡劣的環境下都能成功,在其他地方也一定能推廣開來。”

今年9月,內蒙古阿拉善菌草治沙基地的試驗結果顯示,菌草成功固定了沙丘,且鮮草畝產量平均達15噸,一畝地產出近4500元。

“菌草技術填補了黃河流域種植多年生菌草的空白,為在黃河全流域建立菌草綠色生態屏障開辟了新途徑。”中國治沙暨沙業學會副秘書長張團員說。

國家菌草技術中心的會議室沒有什么裝飾,墻上一幅中國地圖很是顯眼,上面用一個個紅五星標記的,是沿黃河省份的菌草示范種植基地。

這是林占熺的菌草治黃作戰地圖。

但他說自己并不是將軍,而是士兵。“我是一個還沒有過河的卒子,但即使過了河,也只會向前。”林占熺說。

    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 梦幻西游藏宝阁 高铁项目那个最赚钱吗 沙尔克04分析德国杯 阅读赚钱靠谱的软件吗 幸运赛车的玩法 百度青海快3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计划稳定在线 福彩中心能控制中奖号码吗 北京快乐8官网客服 在农村卖庞物赚钱吗 海南麻将 外挂 香港100%最准一肖中特资料 河北福彩好运彩3基本走势 qq游戏里面的诈金花 排列3走势图500 大乐透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