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王者荣耀孙尚香性感

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囊謙草原的深層次變革

來源:青海日報作者:王玉娟編輯:趙文莉發布時間:2019-10-23 查看數0

作為全州、全省乃至全國的深度貧困地區之一的囊謙縣,在脫貧攻堅和生態環境保護兩大歷史背景下,圍繞“群眾增收,合理利用生態資源”兩個方面,積極穩妥推進生態畜牧業建設,有效破除土地、氣候、環境等方面的制約和農牧民傳統生產觀念,探索出了一條具有囊謙特色的畜牧業發展之路。

牦牛出欄,思想觀念大轉變

八月初的囊謙草原,依舊有著濃濃的夏意,草色碧綠,溫暖宜人。

吉尼賽鄉拉翁村,回到家吃午飯的放牧員江才曲朋,正和妻子說著兩個孩子假期中的學習,滿臉輕松愉快。

江才曲朋告訴我們,以前因為妻子生病,家里很貧困。村里成立合作社以后,他被選為放牧員,每個月有2500元的工資,妻子治好病以后,也當了放牧員。現在除了放牧的工資,還有入股的收入,三個孩子中有兩個在縣上讀書,一家人日子過得幸福踏實。

既是農業村也是牧業村的拉翁村,是玉樹藏族自治州最大的行政村,6個社的686戶3222人,全部加入了合作社。作為全省草地生態畜牧業試點合作社,拉翁合作社目前已全部完成股份制改造。

“股份制改造以前,我們有12171頭牛,改造完成后,解決了長期積壓的牦牛不出欄狀況,去年已經出欄了4567頭。”村主任、合作社理事長阿旺介紹。

囊謙在全省緯度最靠南,是一個以牧為主、農牧結合的縣份,也是我省牦牛最多的縣份。長期以來,由于受傳統禁宰惜售觀念影響,牧民的牛很少出欄,嚴重超載,在對草原生態造成嚴重壓力的同時,畜牧業生產也無法產生合理的經濟效益,牧民生活貧困。

在脫貧攻堅和生態環境保護兩大歷史背景下,囊謙縣圍繞“群眾增收,合理利用生態資源”兩個方面,轉變觀念,解放思想,以點帶面,積極穩妥推進生態畜牧業建設。

起初,牧民們對合作社心存疑慮,認為合作社是走回頭路,吃大鍋飯。

為了鼓勵幫助牧民入社,干部們時常連著多天吃住在村里,解決出現的實際問題和難題。

“全省其它地方發展生態畜牧業成功的例子就擺在那里,農牧局組織牧民們走出去,觀摩學習,開闊眼界;回來之后,擺出困難,總結討論,探索出路,真是想了各種辦法……”

一個個生態畜牧業合作社建立起來了,對于其中的辛苦和努力,縣農牧科技局經管站站長、生態畜牧業辦公室主任拉加,深有體味。

“囊謙縣擁有草場面積1663萬畝(每畝≈0.067公頃,下同),年平均存欄牲畜約41.7萬頭(只匹),目前已成立了42家生態畜牧業合作社,把草場、牲畜、勞力等生產要素集中起來,既降低了風險,又有利于牲畜保險、獸疫防治的廣泛推廣。”副縣長永江介紹。

2018年,囊謙縣作為全省精神脫貧試點縣,將破解禁宰惜售難題作為了工作重點。

為鼓勵出欄,打破禁宰惜售的傳統觀念,通過合作社和縣農牧部門一個村一個村清點牲畜,一家一戶做思想工作。

殷殷之情,拳拳之心,一點一滴滲入到牧民心里;潛移默化、春風化雨,牧民群眾的思想觀念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根本變化。短短兩年時間,牛羊出欄率達到31.8%,遠高于正常年景。

“扶貧要先扶志和扶智。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支持以及各方的協調下,我們把宣傳做到群眾家里,2018年距今,連續大規模出欄,達到了20萬頭以上。”縣長歐格介紹。

縣農牧科技局局長才寧清晰地記得,率先出欄是從白扎鄉的查秀村開始的。

“我們準備在這個村搞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股份制改造,清點牲畜時發現這個村的牦牛數量接近8000頭,嚴重超載的情況讓我們心情沉重。通過省農業農村廳牽線,和青海五三六九生態牧業有限公司合作,僅查秀一個村就出欄了近4000頭。”才寧說。

縣委書記張琨明認為,牦牛大量出欄,在囊謙縣可以說是一次革命性的轉變。

“發展產業首先要解放思想,抓精準扶貧首先要抓思想扶貧,思想解放了,觀念轉變了,就為農牧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張琨明說。

“牛羊不出欄,把它們當寵物養,等于抱著金飯碗要飯吃。”阿旺認為。

為了保證出欄率,拉翁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章程里明確規定,每年要出欄15%。

“我們合作社現在有1700多頭牛,去年出欄600多頭,也是出欄最多的一年。以后每年都要按照比例多出欄。”吉曲鄉萬戶卡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村主任巴丁說。

利用40多個生態畜牧業合作社,囊謙縣加大宣傳新式牲畜飼養技術,改善畜群結構,淘汰雜畜,發展現代畜牧業。

同時,推行出欄獎勵制度,凡是出售自己的牛羊肉,在取得鄉級證明后,每公斤補助2元人民幣,以一卡通的形式直接打到牧戶卡里。縣農牧部門協調聯系省級龍頭企業,同有銷售意向的合作社、養殖大戶簽訂購畜協議。

曾在囊謙工作多年的省農業農村廳廳長王玉虎認為,“囊謙是全省牦牛最多的地區之一,是牦牛產業發展的前沿陣地,因而囊謙的牦牛產業發展至關重要。而囊謙草原牧民群眾傳統觀念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正是全省畜牧業實現從傳統向現代綠色發展的風向標。”

據悉,結合“三區三州”、牦牛產業等項目,囊謙積極打造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全縣已完成12個村牧戶勞動力、牲畜、草原等折股量化工作。

“大力發展生態畜牧業合作社,積極推進規模化、集約化,是我們囊謙縣發展牦牛產業的主導思路。”永江表示。

通過項目支持,今年,囊謙爭取了總投資6000萬元的畜牧業產業發展資金,在全縣打造15處千頭規模標準化牦牛養殖基地,已全面開工建設,預計每年可增加出欄萬頭牦牛,為打造全縣牦牛產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據悉,到2020年,鄉東壩鄉“千頭牦牛”工程及300多萬的配套設施將全面落位并投入使用,屆時又將大大提升牦牛出欄率,老百姓的致富路逐步拓寬。

飼草經濟和生態效益雙豐收布衛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在覺拉鄉最遠的村,有農田1570畝,牦牛6823頭,是半農半牧的村子。全村350戶1473人,70%的牧民加入了合作社。

糧改飼項目實施后,布衛村用種出的草喂牲畜,減輕了村里草場的壓力,有效緩解了草畜平衡,并為抗災保畜提供了保障。

2018年,合作社種了750畝燕麥草,除了供本社的牲畜使用,還通過縣農牧部門,把剩余的燕麥銷了出去。

“牧民們第一次有了牧草上的收入,心里都高興得很。”理事長吉尼瑪笑著說。

“他們合作社種出的牧草,大約有1500噸,夠村上的6千多頭牛吃三個月,相當于放牧時間可以減少四分之一,草場壓力減輕四分之一。1500噸草,還夠全縣30萬頭的牛在雪災時候吃兩天。他們一個合作社種出的草,就能發揮不小的作用。”縣農牧科技局副局長王民,給我們細細地算著賬。

“相比較其它縣份,囊謙的牦牛多,草山不夠用,但囊謙的優勢在于耕地多,種草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辦法。”才寧認為。

2018年,囊謙縣通過從上到下的齊心協力,調整了種植結構,從原來青稞、芫根為主的種植業,調整到以種植燕麥飼草為主,燕麥種植面積達到51000畝,還有試種的2000畝飼用玉米。

“今年初的雪下得很大,玉樹很多地方都受了災,我們縣上也有幾個鄉受災,但我們沒有害怕,因為我們儲備的草料充足,牦牛沒有死亡。”

香達鎮青土村鵬德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才仁拉加,是村里的大學生,他告訴我們,去年合作社種了100畝的燕麥,除了供合作社的100頭牛食用外,剩余的在春天還銷往雜多等受災地區,除了增加一些收入,也為抵抗雪災盡了一份力量。

才仁拉加說,早幾年因為蟲草價格好,村里許多人都不愿意種地,一些地都撂荒了。合作社流轉了部分牧民的農田,去年還買了一臺大型拖拉機種植燕麥和青稞,種地、收割都能很快完成。

“我們的土地肥沃,離縣城也很近,不應該讓土地撂荒,我就是想通過合作社把整個村的種植養殖帶動起來。” ”才仁拉加表示。

王民介紹,糧改飼項目實施后,縣上的5個合作社分別增加了2臺中型收割機,實現了種草機械化的普及,大大減輕了勞動力,結束了鐮刀割草的時代。

2017年開始,囊謙加大了糧改飼力度。2018年,囊謙生產的1000多噸飼草料,產生了可觀的經濟效益,并且在2019年初那場罕見的大雪災中,同樣也受了災的囊謙為雜多地區捐了300多噸飼草,給稱多、曲麻萊、治多等地出售了近1000噸飼草。

今年,囊謙進一步推進“糧改飼”項目,選定了種植條件較好的合作社,規范種植一年生燕麥等牧草4.3萬畝以上、飼用玉米1萬畝、芫根1萬畝。建成以香達、白扎、毛莊、娘拉、覺拉等半農半牧鄉鎮為主的集中連片飼草種植基地2萬畝。

據了解,囊謙近年還逐步加大了耕地保護和撂荒地復耕力度,同時以生態畜牧業建設為抓手,積極探索草場流轉的不同模式,穩妥推進草場承包經營權有序流轉,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我們今年通過與鄉村協調溝通,將覺拉鄉四紅村800畝撂荒地全部流轉給香達鎮達橋村合作社,使撂荒近20年的耕地得以復耕,并打造中小規模的飼草種植基地。還有白扎鄉查哈村的近300畝耕地流轉到另外一個村的合作社,毛莊鄉的486畝撂荒地流轉到香達鎮青土村的康多農牧民專業合作社里,進行飼草種植。這樣既不會浪費資源,又給雙方都帶來了收入,多方贏利。”縣委副書記馬福良介紹。

“黨委領導、政府引導、部門推進、群眾實踐”,在傳統農牧業向現代生態綠色農牧業轉變發展中,囊謙縣始終按照這條工作思路,有條不紊地推進現代農牧業的重大變革。

期間,從最初群眾不愿意入股,到目前的爭相入股,特別是生態畜牧業合作社股份制改造后,有效解決了制約地方畜牧業發展的一些瓶頸問題,農牧民對這場徹頭徹尾轉變傳統生產模式的變革有了更深的認識。當前, “關鍵在人,根子在草,前提在生態,出路在牛羊,核心是生產關系”的生產理念已然深入人心。

截至目前,囊謙縣共有181家合作社,其中40家是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現已圓滿完成11家生態畜牧業合作社和1家農民專業合作社的股份制改造工作,共有2444戶農牧戶11357人以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整合牲畜24272頭,可利用草場202.5萬畝,禁牧草場達到133.2萬畝,農田1.6萬畝。

觀念一變天地新

在囊謙采訪的日子,記者聽到最多的就是,“群眾思想觀念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由于長期的歷史原因,囊謙牧民禁宰惜售的思想觀念極其嚴重,不但嚴重阻滯了畜牧業的發展,對草原和草場造成了極大的壓力,也拖住了群眾致富的腳步。>>


    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 六合彩管家婆 物业赚钱方式 网上卖彩票合法吗 白小姐透明 模拟人生手游 怎样赚钱最快 福建省体育彩票 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歌房可以赚钱吗 普通职员有必要考mba 北京赛车pk拾技巧 365棋牌安卓 怎么收红包赚钱 比特币什么时候会崩盘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 线下gta5酒吧赚不赚钱 开个卡丁车场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