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王者荣耀孙尚香性感

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我是拉乙亥麻的孩子”

?——記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奮進獎獲得者華格加
來源:青海日報作者:欒雨嘉編輯:趙文莉發布時間:2019-10-23 查看數0

華格加(左一)在與村民們交談。華格加供圖

今年是48歲的華格加擔任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倒淌河鎮拉乙亥麻村黨支部書記的第十個年頭。就在前不久,他被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評為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 —奮進獎。

“10月17日北京召開的2019全國脫貧攻堅獎表彰大會上,我領取了2019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我的心,一直在激動……這十年,喜歡!感恩!謝謝!”記者見到華格加時,他開心得像個孩子。

2009年,華格加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義無反顧接下拉乙亥麻這個發展“先天不足”的小村莊。重回故土的那一刻,他注定為這個村莊注入一股“清流”。

其實,這是華格加與拉乙亥麻村的相互成全。

華格加之于拉乙亥麻村,是村子的掌舵者、主心骨。他為村莊的發展提供了思想、智慧以及源源不斷的靈感。

這十年,拉乙亥麻村從大多數人賭博、酗酒、打架變為人人有事做,人人謀發展的村莊;

這十年,拉乙亥麻村建立合作社,發展生態畜牧業,村民們從牛羊中解放了出來。有的販運牛羊,有的外出務工,有的發展旅游,將小日子經營得活色生香;

這十年,拉乙亥麻村在時代的春天里汲取養分,續寫著屬于一個村莊的傳奇……拉乙亥麻村因他而獲得“新生”,從一個“落后村”“問題村”一躍成為尕海草原上閃耀的“明星村”。

而拉乙亥麻村之于華格加,就像母親溫暖的懷抱,為他提供堅實的依靠,無論他走多遠、飛多高,他永遠是草原上那個眼神澄澈、永葆初心、天真爛漫的孩子。小小的村莊,也鍛煉著他的才能,豐厚著他的人生經歷,實現著他的價值理想……

微風輕輕吹來故土的芬芳,用心聆聽,遠方,村民們在深情呼喚著他的乳名,華寶,華寶……

難忘,河畔的風吹不散心頭的影

華格加出生在拉乙亥麻村,這里群山簇擁,有在風里盛開的明媚的油菜花,也有郁郁蔥蔥的綠色青稞田。這里有一條小河緩緩流淌,當地人將此地稱作“尕海”。

父親在華格加心中有著很重的分量,也是影響他一生的人。“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在這個七歲孩子的眼中,父親的“帳篷學校”就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束光。

華格加的父親從小就學藏文、愛讀書,自學成才后在倒淌河鎮寄宿制小學當了一名老師。記憶中,父親騎著馬,自帶帳篷、黑板、粉筆為孩子們上課,教藏文的拼寫、簡單的漢語以及歷史。牧民在哪里轉場,父親那噠噠的馬蹄聲就在哪里回響。

“父親喜歡教書的工作,喜歡‘老師’這個稱呼。那時候上課沒有工資,只有責任和義務。”華格加回憶。

華格加說:“那時候在牧區壓根沒有‘上學’的概念。孩子們上學晚,要不就十幾歲再上學,要不就去種地、放羊,再無其他選擇。那時學習條件也非常艱苦,沒有課桌,只能趴在地上學。”

“如果那時我沒有念書,現在我可能還在放牧……”華格加說。他就是那棵被搖動的樹、被推動的云、被喚醒的靈魂。也正因為父親對他的教育,改變了他一生的成長軌跡。

1990年,華格加考上了西北民族學院文秘專業,他也是從這個小村莊走出的第一批大學生。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了共和縣,先后在石乃亥鄉、恰卜恰鎮等地擔任秘書。 2002年,政府鼓勵在職人員下海經商,他便離開家鄉遠赴上海、廣東擺起小攤,出售青稞酒、藏香、冬蟲夏草、羊角、風干牛肉干等青海土特產。

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華格加說:“原先一個月只能掙700元,外出做生意一個月能掙3、4萬元呢!真是天壤之別!”隨后,他便辭去了政府職務,2005年專心開起了公司,成為了小有名氣的“金老板”。

他知道家鄉的閉塞、貧窮與落后,在有了一定的經濟實力后,2006年,他為村里做了三件事。自掏24萬元為村里修了一條路,又為村里的幼兒園捐贈了10萬元,還將村里的80個老人帶去西藏旅游,圓老人們的夢想。當時,他覺得自己能為村里做的就是這些。他不知道未來還有什么在等著他。

2009年,當時的村黨支部書記多加即將退休,想把村子交給一個敢想敢干有擔當的人。由于華格加是從村里走出去的大學生,而且有遠見、有才能、有責任心,新的村黨支部書記非他不可。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華格加的心被迷霧籠罩,陷入糾結。好不容易讀書走出家鄉,難道為了再回來?由簡入奢易,習慣了滋潤的生活還能吃得了村里的苦嗎?群眾的工作千頭萬緒,一碗水能端平嗎?他害怕自己難以勝任。

但他想到老實巴交的父親為了牧區的教育無償奉獻,騎著馬兒在草原上顛簸的身影,他知道那是父親教給他的“人生第一課”。他心頭放不下的身影多了起來,他知道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擔當,就是用實際行動回報鄉梓。后來,他將公司交給別人打理,重回故土。

改變,睜眼看世界,別人說“尕海”,我們聊“上海”

“從上海到青海,從青海到尕海,才知道一海不如一海。”走南闖北、看遍人間百態后華格加這樣總結。他多希望安于現狀、眼中只有牛羊、猶如井底之蛙的村民也能夠睜眼看一看世界。

拉乙亥麻村是一個傳統的牧業村,全村共有364戶1692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71戶211人。面臨人口多、草場面積小、草畜矛盾突出的實際村情,華格加決定轉變牧民們的經營觀念,整合資源,成立拉乙亥麻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實現從傳統畜牧業向現代生態畜牧業的轉型升級,為牧區謀求新的發展之路。

倒淌河鎮副鎮長仁青才讓回憶:“2010年,提起‘合作社’這個字眼,村里比較有威望的老人們都反對成立合作社。村民們害怕回到那種吃大鍋飯的時代,將自己的牛、羊充公。”面對村民拋出的疑問, 2011年,華格加帶著一批村民到成都、北京、上海等地,參觀、調研當地的合作社。

“當時,華書記指著上海樓盤的一個單元告訴村民,我們全村所有的牛羊加起來都不到2000萬元!”仁青才讓說。華格加想告訴村民們,膽子要放大,目光也要放長遠,眼中不能只盯著自家的幾只牛羊。

經過實地考察以及華格加耐心引導,村民們全部同意加入合作社。拉乙亥麻村合作社下設4個生產經營組,分為種植業經營小組、養殖業經營小組、畜產品加工經營小組、二三產業經營小組。

全村373.33公頃耕地交給村里11個種植業經營能手打理,年底按耕地面積分紅, 2019年,每0.067公頃的土地可分紅260元;

合作社將全村牲畜委托給40戶放牧員經營,以綿羊每只每月5元、牛每頭每月15元的標準支付放牧員工資。牧民多杰布自己家有280多頭(只)牛羊,代牧了其他牧戶的600多只羊和100多頭牛,按照飼養5個月計算,僅代牧收益就可達2萬元左右;

通過合作社的形式培訓牧戶,引導牧民們把鮮牦牛奶加工成酸奶,把牦牛肉加工成風干牛肉干,銷往青海湖景區及西寧的各大超市;

華格加借助自己在江蘇掛職的機遇,回村后他組織了50個村民去江蘇南通的工廠實地進行實用技能培訓,比如電焊、叉車、冶金等,通過勞務輸出的方式,解決了村里一部分有想法、有闖勁的剩余勞動力的就業問題,外出務工能夠學到新思想新技術,開闊了眼界的同時又增長了見識……

現在,村民的思想有了極大轉變,他們知道了北京、上海,終于走出大山,到山的那一邊看看,知道了除“尕海”以外的更廣闊的世界。

通過“支部+企業(合作社)+牧戶”產業發展模式, 2018年全村人均收入達到11762元,除了12戶兜底戶,其余的59戶在2018年順利脫貧,兜底戶預計今年年底全部脫貧。

今年35歲的村民羅藏美玖2015年被評為貧困戶,他有殘疾,每個月就靠妻子在縣城打零工維持家用。合作社為他進行了汽修培訓,讓他學噴漆、修理汽車鈑金等,現在他打了一份零工,和妻子收入加起來每月能賺得7000元,加之低保、草管員等政策性補貼,2018年他順利脫貧。

期待,不負與鄉村的下一個十年之約

“鄉村振興”的號角已然在海南大地吹響,今年,拉乙亥麻村被列為州級鄉村振興示范點。村子未來如何發展,如何幫助牧區群眾繼續致富增收,如何“不負鄉村不負約”,華格加還有許多新想法。

在拉乙亥麻村生態畜牧業專業合作社的一個高標準畜棚里,十幾頭毛驢正在享用一頓美味的加餐,可以聽到它們齊刷刷咀嚼的聲音。村委會主任娘格加說:“2018年7月,經過華書記的協調,我們從寧夏購買了241頭毛驢,驢肉鮮美、口感較好、藥用價值高,對身體有保健作用。而且驢產品市場潛力大,前景良好,是脫貧致富的好項目。綜合考慮,倒淌河鎮交通優勢明顯,并且有青稞、草等飼料源,村‘兩委’打算把發展特色養殖業作為帶動群眾經濟發展的抓手,一邊擴大養殖規模,一邊實現向特色養殖的轉型。”

除此之外,華格加在旅游中瞅到商機,繼續做大做強鄉村旅游。華格加介紹,借助109青藏高速公路以及109國道的交通優勢以及青海湖旅游的旅游資源,在合作社以東建設一個占地為13.33公頃的具有牧家樂性質的自駕游營地,游客可以做飯、烤肉、放牧騎馬,體驗一把藏族群眾的生活;計劃在當地的柳梢溝山頂再搞一個景點,左望是黃河水,右望是青海湖,便是“一山觀兩水”;建立一個集住宿、餐飲、娛樂為一體的游客接待中心和一個文成公主進藏的展覽廳……

華格加說:“如果這些項目能夠落地,村子的發展將會再上一個新臺階。”

“現在正值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開展之際,當初,黨員群眾推選我擔任黨支部書記,就是讓我帶著大家過上好日子。今后,我要牢記為民承諾,繼續把班子建設好、把村民帶領好、把發展的成果鞏固好。”華格加坦言。

談起最近著手的工作,華格加說:“江蘇省南通市海安高新區譚港村的駐村第一書記到我們村里來了。我們開了座談會,對接勞務輸出工作,今后想繼續加大往江蘇企業輸送村民的力度,預計40至50人。”

采訪接近尾聲,天空被夕陽的余暉渲染成紅色,散落在空中的星星在云層間眨巴著眼睛溫柔地看著人世間。世界仿佛安靜下來,看門的大藏狗“汪汪”叫著。

火舌舔著鍋底“呲呲”作響,奶茶在鍋里咕嘟咕嘟翻滾著。屋內奶茶飄香、溫暖如春。

華格加雙腿盤坐在土炕上,胸前的黨徽映紅了臉龐。他瞇起了眼,嘴里情不自禁哼起了兒時唱過的那首歌謠《走出大山》。

“天上駕起彩虹若是一座金橋呀,我要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呀……”他唱的既入神又投入。

唱著唱著,他想起了已故的父親,想起了身后那些淳樸善良的村民,想起了生他養他的這片故土。

心中的迷霧早已散開,他的心不再彷徨。他的心比任何時刻都堅定,都清明澄澈。

    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 电脑试玩应用赚钱是真的吗 澳门三分彩开奖记录 以太坊价格3个月走势 看新闻赚钱软件排行徒弟进贡 城中村租房太赚钱 2019北京pk10五码计划 河南快三基础走势图 后三不定位毒胆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2013 好运彩3d图库 买彩票的技巧 国际麻将教学 百万一波中特 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 网上有什么可以兼职赚钱 大庆 小芳打工赚钱